欢迎您访问甘肃省审计厅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审计之窗>>内审天地>>正文
演化博弈视角下新时代
中央银行内部经济责任审计策略研究
字体大小:[ ] 信息来源:中国人民银行兰州中心支行 发布日期:2021-07-12 浏览次数: 视力保护色: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审计工作,持续推动审计管理体制改革。201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修订后《党政主要领导干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主要领导人员经济责任审计规定》(以下简称《规定》),是新时代党中央全面推进国家监督体系建设,促进反腐倡廉,规范权利运行的重要部署。现阶段我国经济责任审计实践与《规定》要求相比仍存在一定差距,存在着一些矛盾和问题,制约着经济责任审计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作用的发挥。

  一、研究背景与问题提出

  人民银行作为国家的中央银行,是国家治理体系重要部门,实行独立的财务预算管理制度,并接受审计署等国家监督部门的经济责任审计。人民银行各级分支机构内部审计部门在总行内审司的直接领导下,按照审计署《规定》有关要求,对同级以及下级单位主要领导干部开展经济责任审计,审计模式为“任中审计+离任审计”。从审计实践来看,内部经济责任审计过程中主要存在三种逻辑矛盾:一是“先任后审、先离后审”的普遍存在可能导致责任追究不到位(即较差的经济责任审计结论所面对的行政处罚机会成本较低),影响经济责任审计效果;二是任中经济责任审计结果对于领导干部考核、任免参考价值有限(即较好的经济责任审计结论所能带来的正面激励较弱),直接影响被审计对象的重视程度;三是审计内容以预算执行和财务管理为主,业务履职为辅(即部分审计程序缺失可能影响审计质量,造成审计风险不可控),审计对象有选择性的规避审计重点,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可能造成较差的社会负面效应,甚至是经济损失)。

  正是由于存在这些逻辑矛盾,主要领导干部出于“有限理性”可能产生抵触经济责任审计的行为,如拒绝、干涉、推诿拖延、设置障碍,甚至是打击报复等。因此,在内部经济责任审计过程中,审计主体与审计对象“矛盾双方”的策略选择之间存在一个“模拟—稳定”的动态博弈过程。本文将采用动态博弈模型,深入分析中央银行内部经济责任审计过程中,主要领导干部决策过程背后的经济动因和逻辑起点,并根据博弈结果提出策略建议,以强化对权利运行的监督与制衡。  

  二、中央银行内部经济责任审计主体与审计对象策略选择的演化博弈分析

  (一)演化博弈模型的相关假设

  假设:

  1.仅存在两个参与者:中央银行各级单位主要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对象);内部审计部门(审计主体)。

  2.博弈双方均是“有限理性”,且以追求各自效用最大化为目标。对于审计主体而言,追求审计结果能够完整、客观、公正反映审计对象任职期间贯彻执行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推动中央银行事业发展、防范经济风险等各项职责履行情况,同时要考虑审计成本和审计资源的客观局限;对于审计对象而言,追求综合管理效益最大化,包括内部管理效益(如职务晋升、员工队伍稳定、评先评优等)和社会影响效益(如辖区金融稳定、金融服务水平较高、金融对地方经济发展贡献度较高、监管对象的普遍认可与尊重等),同时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也可能带来超额效益(如“乱发津补贴”带来个人经济利益与员工满意度的提升,未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获取非法所得,未执行“三重一大”集体决策树立领导权威,“懒政怠政”自身工作压力减小等)。

  3.双方信息对称,能够同时做出效用最大化的决策行为。

  4.审计对象的策略选择为:①认真履行《规定》所要求的各项经济责任,包括贯彻执行党和国家经济方针政策,防控重大经济风险,管理公共资金、国有资产等;②不正确履行《规定》所要求的各项经济责任,对审计发现的问题需要承担领导责任或直接责任。

  审计主体的策略选择为:①严格按照《规定》要求审计内容、审计程序、审计方法在审计对象任职期间开展了经济责任审计,能够获取充分、适当审计证据,发表恰当的审计结论;②受到审计资源与审计成本的限制,无法严格按照《规定》要求,及时在审计对象任职期间开展经济责任审计,存在“先任后审、先离后审”现象,并且审计程序缺失可能导致审计质量较低。

  5.双方参与者处于信息完全状态。只要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规定》所要求的各项经济责任,内部审计部门就可以发现,并按照《规定》要求追究相关责任;相反如果审计对象认真履行《规定》所要求的各项经济责任,可以通过审计报告向上级主管部门反馈,获得职务晋升、评先评优等正面激励。

  (二)演化博弈模型的支付矩阵及变量

  双方演化博弈模型的支付矩阵如表1所示:

表1 演化博弈支付矩阵

  其中相关变量解释如表2所示:

表2 相关变量解释

  (三)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及经济解释

  审计主体的平均期望收益为:

(1)

  审计对象的平均期望收益为:

(2)

  上述期望收益的动态方程分别为:

(3)
(4)

  对式子(3)、(4)分别求一阶导:

(5)
(6)
  令 ≡0,可得到3个稳定均衡点:
  令 ≡0,可得到3个稳定均衡点:

 

  

 

  审计主体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如表3和图1所示;审计对象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如表4和图2所示:

表3 审计主体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

  

图1 审计主体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

  1.如图1(b)所示:当“先任后审、先离后审”情况下,由于审计程序缺失、审计不及时,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时造成的社会负面效应()小于实施高质量任中审计的超额审计成本与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所受到行政处罚之间的差额(M-N),即M-N时,即使花费大量成本尽职审计也无法带给审计对象应有的处罚,审计主体将采用“先任后审、先离后审”的模式,以节省审计成本,经济责任审计质量较低。

  2.当TM-N:①如图1(c)所示,如果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的概率(x)较大(大于),则审计主体将实施高质量的任中审计,提高经济责任审计频率和质量,达到警钟长鸣的效果;②如图1(d)所示,如果概率(x)较小(小于),审计主体将采用“先任后审、先离后审”的模式。

表3 审计对象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

图2 审计对象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

  3.如图2(b)所示:当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时所能获得超额内部管理效益 a2 大于审计对象认真履行经济责任的超额社会影响效益(c1-c3),两者的差额能够完全覆盖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而受到行政处罚与丧失的正面激励之和(N+S),即 a2>c1-c3,并且 a2+c3-c1>N+S 时,那么被审计对象将选择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以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此时经济责任审计的难度将明显加大,审计风险变得更加不可控。相反,如图2(c)所示:若 a2<c1-c3,无论审计主体采取何种策略,审计对象都将自觉认真履行经济责任,舍弃较少的经济利益,追求更大的社会影响力。

  4.当 a2>c1-c3,并且 a2+c3-c1<N+S时:①如图2(d)所示,如果审计主体实施高质量任中审计的概率(y)较大(大于),则审计对象将选择认真履行经济责任,规避随时可能发生的责任追究;②如图2(e)所示,如果概率(y)较小(小于),则审计对象很可能产生侥幸心理,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即经济责任审计频率不高,责任追究可能性不大。

  (四)非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及经济解释

  根据公式(3)、(4)可知,(0,1)、(1,0)、(0,0)、(1,1)、()为模型的均衡点。采用雅可比矩阵的局部稳定性对各均衡点的均衡性展开进一步论证:

(7)
(8)
(9)

  如表4所示:当 >0、 >0时,均衡点不稳定;当 >0、 <0时,均衡点稳定;当 <0时,均衡点为鞍点;当 =0,均衡点为中心。

表4 非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

图3 非对称演化博弈分析结论

  1.当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时所能获得超额内部管理效益 a2 大于审计对象认真履行经济责任的超额社会影响效益(c1-c3),两者的差额能够完全覆盖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而受到行政处罚与丧失的正面激励之和(N+S),即a2>c1- c3,并且a2+c3-c1>N+S时:①如图3(a)所示,当“先任后审、先离后审”情况下,由于审计程序缺失、审计不及时,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时造成的社会负面效应和经济损失(T)大于实施高质量任中审计的超额审计成本与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所受到行政处罚之间的差额(M-N),即T>M-N 时,双方的稳定策略为(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高质量的任中审计)。②反之,如图3(b)所示,若 T<M-N,双方的稳定策略为(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先任后审、先离后审”)。

  2.当满足a2+c3-c1 <N+S条件时:①如图3(c)所示,若T>M-N,没有稳定的均衡点。一方面,审计对象将以 的概率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此时如果审计主体加大对审计对象的惩罚力度,追究领导责任(即提高N),那么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概率就会降低,即积极履行经济责任。另一方面,审计主体将以的概率实施高质量的任中审计,此时若提高 N,则实施高质量的任中审计概率就会下降。因此加大对审计对象的责任追究不是越严重越好,上限应小于S-(a2+c3-c1),应按照《规定》要求将“先试先行”的错误与“明知故犯”的错误区分来看。②反之,如图3(d)所示,若T<M-N ,双方的稳定策略为(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先任后审、先离后审”)。

  3.审计对象满足 a2<c1-c3 条件时:①如图3(e)所示,若T>M-N ,双方的稳定策略为(认真履行经济责任,“先任后审、先离后审”)。②反之,如图3(f)所示,若T<M-N ,双方的稳定策略为(认真履行经济责任,“先任后审、先离后审”)。

  三、策略建议

  根据前文定量分析的结论并结合实践经验,就进一步做好新时代中央银行内部经济责任审计工作提出如下策略建议:

  (一)前移内部经济责任审计监督关口,逐步提高审计计划刚性执行力

  根据博弈结果显示,审计主体实施高质量任中审计的概率将直接影响审计对象是否认真履行经济责任,如果概率较小,则很有可能导致侥幸心理漫延。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印发《关于深化人民银行内审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逐步将监督关口前移,由离任审计为主转向以任中经济责任审计为主,切实提高经济责任审计工作的主动性和时效性,有效发挥经济责任审计的预防和警示作用”。制定中长期内部经济责任审计计划,切实提高任中经济责任审计比例,对辖区所有分支机构、企事业单位实现周期性全覆盖,能够有效提高内部经济责任审计质效,起到警钟长鸣的震慑效果。同时,内部审计部门要在各级党委的坚强领导下,加强与组织人事部门的协同配合,避免“先任后审、先离后审”,切实将内部经济责任审计效果落到实处。

  (二)以内部经济责任审计为抓手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建设,压缩权力寻租“利差”空间

  根据博弈结果显示,审计对象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时所能获得超额经济利益与认真履行经济责任时所能获得超额社会效益之间的“利差”空间将直接决定其行为决策。内部经济责任审计是全面从严治党建设的重要抓手,对“关键少数”领导干部的廉洁自律将起到重要监督作用。根据博弈结果,本文建议从以下三方面着手遏制可能存在的权力寻租行为:一是加大对不正确履行经济责任的行政处罚,主要措施包括将审计结果纳入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考核,责令限期整改,审计报告报送上级组织部门,对于重大违法违规线索及时移交纪检部门并跟踪处理过程等;二是对于认真履行经济责任的领导干部,审计结论要给予正面评价,并及时向上级主管部门反馈因“地”施策、因“时”制宜的好做法和成功经验,给予职务晋升、评先评优等正面激励;三是合理界定审计边界,将贯彻执行党和国家经济方针政策,防控重大经济风险,管理公共资金、国有资产等作为重点审计内容,与其他监督力量密切配合,做到不缺位、不越位。

  (三)不断加强内部经济责任审计体系建设,多措并举降低任中审计综合成本

  根据博弈结果显示,实施任中审计而必须付出的超额审计成本直接决定内部经济责任审计的最终质效,只有降低综合审计成本,提高审计效率,才可以从根本上保障内部经济责任审计的实效性。一是加强内部审计队伍建设,提高专业胜任能力,按照《规定》要求熟悉新时代内部经济责任审计重点,掌握相关规章制度,吃透政策落实的关键环节,及时总结审计经验。二是运用计算机辅助审计技术,实施科技强审战略,不断强化审前数据分析能力,充分弥补审计资源不足。对于贯彻落实党中央重大方针政策有关内容的审计,传统的审计方法已难以满足审计需求,需要搭建数据分析综合处理平台,进点前有针对性地提取审计线索,锁定关键交易信息,进而压缩进点后的审计时间。三是强化现场审计阶段的协同作战,合理配置审计资源,优化分工,避免重复审计,多头监管。建立“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组织框架,适当借助各专业部门技术力量,提高审计合力作用。

  (四)深化内部经济责任审计成果运用,确保审计定责“松紧适度”

  根据博弈结果显示,对审计对象的责任追究不是越严重越好,应严格按照《规定》要求,贯彻落实“三个区分开来”重要精神,构建科学合理、“松紧适度”的内部经济责任履职评价体系,全面、客观、公正评价领导干部任职期间履职绩效。同时,按照“权责一致”的原则,建立标准化的责任追究评价指标,确保同类性质、后果的问题,定责一致,前后可比,避免因定责不同而可能产生的审计风险。

 

  (如需转载,需经原作者同意)

  作者:中国人民银行兰州中心支行 孙权

甘公网安备 62010202000619号    陇ICP备08100055号-2   政府网站标识码:6200000058

主办单位:甘肃省审计厅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中央广场1号   邮政编码:730030

版权所有:甘肃省审计厅   技术支持:甘肃省审计厅电子数据审计中心

网站总访问量: